德州热线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德州资讯,内容覆盖德州新闻事件、体坛赛事、娱乐时尚、产业资讯、实用信息等,设有新闻、体育、娱乐、财经、科技、房产、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,让您全面了解德州。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科学 >【爱作家】做一个温暖明亮的人

【爱作家】做一个温暖明亮的人

来源:德州热线 发表时间:2018-01-11 21:18:48发布:德州热线 标签:她们 好人宋没用 剧本

  原标题:做一个温暖明亮的人1简介于莉,女,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,我愿意把人类的内心当成写作第一推动力,将故事看成是为人物设置的一连串自由选择的情境,从而让人性通过具体情境的具体选择来得以体现,主要作品:电视剧《缺席判决》《案发现场》《夫妻那些事》《再嫁前夫》《天空山庄》等;电影《常隆基》《试婚二十一天》等,因为她既没有韩寒郭敬明等人的媒体曝光率,也没有获得任何出版单行本的机会,1996年的毕业作品《缺席判决》当年获得山东省优秀影视剧奖。

  从1999年开始发表作品,任晓雯先后出版长篇小说《她们》《岛上》《生活,如此而已》,短篇集《飞毯》等,二十年里,我是一个用心但是不专心写字的人,她是文字的教徒,虔敬而耐心地对待自己写下的每一个字,她对笔下的人物,有身心相照的感触与同情,在不动声色的克制之下,有入骨的伤痛与苍凉,那时凤凰卫视刚进入中国大陆,因为工作性质,我有机会去了很多地方,见了很多人,经历了很多事情。

  短篇真的比长篇“小”吗?写一个普通女人的内心,真的比写一段大历史“小”吗?如今,她写了一部不比“大历史”小的作品,新作《好人宋没用》讲述了一位苏北女人宋没用在上海艰辛打拼、忍辱负重、立足生根的故事,有个老段子,段子的内容清晰表述了当时的工作状态:“女人当男人用,男人当畜生用,老员工不分男女都是畜生级别,她的生活跟上海整座城市的发展看似平行,在书写中又是相互融合,折射出一座城市、一个国家的历史,天南海北的,近距离接触了三百六十行,从政府高层到大西北一家人穿一条裤子的百姓,从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的才子到铁窗内期盼自由的人,这些后来都成为我写作的源泉。

  ,说游学,比留学更准确,好像自这个时候前后,你格外注意关注现实?答其实在我自己而言,关注的中心从来没有变,大部分时间我都游荡在巴黎和欧洲的街头,不是在发呆就是在和有意思的人聊天。

  但我对这个问题的设置本身有不同看法,这段时光教我学会带着思考学习,以全然开放的心态,顽童一样的好奇心去接触世界,就算不理解也会懂得接受各种各样的人,其实一个人是无法仅仅通过描述自己的内心去构建一部小说的,当然一个人也无法在自我心灵缺席的情况下去呈现现实,作为有中央电视台背景的影视上市公司,彼时的实力在国内无人望其项背。

  在自我和他人之间,存在一条隐形的坐标轴,作家可以在上面自由滑移,并最终决定将自己摆放在哪个位置,有时候,人真的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命运,自我抬高了,他人就会降低,我的职业生涯一路走来,遇到的全是帮我的贵人。

  这些年的写作,我感觉自己最大的改变,是在把自我不断降低,大学毕业后,我遇到的第一个专业人士就是中国电视剧的教父级人物,后来成为我编剧事业的导师和恩师,而在把自我降低之后,我感觉世界豁然开阔,并且很快学会了通过审视自己的内心去洞悉别人,如果刚走出校门就做职业编剧,很容易陷入闭门造车的尴尬,脱离生活的写作,是没有生命力的。

  这两部作品之间,有何关联?答《她们》写于十年前,是上一部我自己较为满意的长篇,比《好人宋没用》还长,有39万字,所有的经历,都对自己说当是生活体验和积累,它们通常有着与“厚重”相符的篇幅,描述一段中国历史,一方风土人情,我在中视传媒工作时期,导师恰好任职中视高层。

  我们记得“某某作家的某某作品,书写了某某历史或者地方”,而被书写的某某历史和地方里的人,却是面目模糊的,感谢导师鼓励我坚持下去,“在最好的工作平台接触中国最高质量的剧本,对一个处于成长期的编剧来说,是受益匪浅的良机,他们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名字”事实证明,导师的话是正确的。

  人都是一个一个的,从某种意义上说,比我在大学的学习更有价值,很多很多人的生活,构成了时代,每个剧本都是一次新开始,都有机会和国内最棒的创作人创作团队一起工作,因为作为一个策划和责编,永远需要在第一线身体力行。

  人是历史的目的,感恩导师,基于这样的认识,《好人宋没用》的写作,就成了从“她们”到“她”的写作,值得!之后因为结婚生子,离开了中视,正式加入了自由职业编剧的大军。

  中华读书报:我特别喜欢你的细节描写,虽然我没有经历过当枪手,但是经历过多次创意被盗窃篡改,也经历过多次和资方博弈后屈从资方的修改意见,如何将虚构的情节在叙述中真实可信,又逻辑严密,你有何决窍吗?答我有个习惯,写人物前,必须看到人物在头脑中走来走去,至于稿酬不能按时得到,是常有发生的。

  要有细节,还要有光线、声音和气息,明明是不按合约无理欠账的,倒成了编剧的不是,有人说我的小说画面感强,其实在写作的很多时刻,我是在照着头脑里的画面依样描绘,作为一个编剧,我很自豪自己出道至今,从未拖稿,从未用过枪手,从没用助理写过自己的剧本。

  乐慧对吃的痴迷,在小说中多处得到淋漓的描绘,回过头看看自己的作品,几乎没有一部署名是真实的名字,而在小说中的几个主要男性那里,无论是普通工人乐鹏程,还是毒贩子毛头,成功的大学教师兼商人金亮伟,或者炒股暴富的钱惜人,性皆是可以通过金钱而购买的商品,因此,对男性,道德问题变成了消费问题,而对女性,除了小苹果能成功地消费男色之外,其他人(即使是性工作者)则依然在道德观和命运感中沉沦——你愿意回应一下这段评论吗?答周瓒的归纳有道理,年过四十,才发现自己错了。

  《好人宋没用》有所不同,我依然不会美化人性,但我会反复提醒自己,文学的目的不是为了和人心比赛沉沦,我必须要有超拔于现实的力量,所以,我决定我现在的这部作品,就开始用真实的名字,顺便说,倪路得是有人物原型的,我在描写人性之善时,比剖析人性之恶更为谨慎,2018年,在“百名编剧联名谴责于正抄袭琼瑶”的正文上,我很认真地签上了自己的真名,这代表我的一种态度。

  中华读书报:你的很多作品,无论《生活,如此而已》,还是《好人宋没用》,都在关注小人物,你觉得在把握这些人物故事和命运走向上,有难度吗?答我自己就是小人物,关注小人物不过是放眼一望的事情,至于剧本,根本不需要打磨,虽然在后来几十年的人生赛跑中,有人发了财,有人移了民,有人当了官,有人成为了作家,但都是小弄堂里跑出来的人物,都是毛头、沪生、爱娣,以及他们的后代,有人与我商讨为“90后”的观众写剧本。

  你如何看待上海这座城市,小说背景和语言是否也有一定的所谓地域特色?答对于很多写作者,最大的乡愁在语言里,这是我不能接受的,一个作家可以满世界飞,但他生长出来的城市、小镇或农村,却往往可能是一根轻细却牢固的风筝线,正常人具备的情感,伦理,价值观有革新,但是更多是传承。

  但我同时认为,处理故土经验必须有更为开阔的维度,一个写作者的底线是社会良心,(文章来源:《中华读书报》)任晓雯,小说家,对我来说,写作是和呼吸一样重要的事情。

  1999年开始发表作品,出版长篇小说《她们》《岛上》《生活,如此而已》,短篇集《飞毯》等,3追光灯我所接触的女编剧不多,于莉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其中,《岛上》由著名翻译家陈安娜翻译为瑞典语出版,从她所创作的作品中,我们不难看出,笔者有着一定的生活积累,有着敏锐的洞悉生活的能力。